我決定把如夢之夢拆成三份,上、中、下,感覺太多~寫起來,特別辛苦,修修改改N次,再改下去~大概要敬請期待到天荒地老了! 


 
人生難得幾回瘋狂,雖然有人會說我的人生至此,也算夠瘋狂了!
人生難得幾次瀟灑,我一直以來都不夠瀟灑,也是本性使然~

2005/5/7,早上看完2.5小時的王者天下,下午看7.5+2小時的史詩舞台劇,有算前所未有的體驗!
也就是說,我把這一天的人生全部花費在戲如人生,人生如戲的狀態之下,

實際上,整部舞台劇七小時又四十五分鐘,
不說演員的演技,因為~有點難以形容這麼長的一部劇,夾雜著中、法、粵語、北京腔,我該給這些專業演員什麼樣的說法~
如夢之夢要說的應該是感覺,
彷彿一千零一夜,一層一層綿延不絕的故事,
我們看故事裡的人聽故事裡的人說故事裡的人的故事。

浮生若夢,若夢非夢,浮生何如,如夢之夢。——賴聲川《如夢之夢》

有沒有過一個經驗,某個字明明會寫,寫著寫著,寫多了......
突然看著那個字,當看著那個字久了,開始懷疑那字是不是錯了,
或是夢著夢著連續不斷的深入夢境裡,然後突然不確定,是醒著還是夢著,

每個人都有故事,或許是都在做不同的夢!
追逐,一個又一個的夢;創造,一個又一個的故事。
人,才會成就一個人;你~也終究才會變成你,而不是別人。
很多老人會從故事裡追憶人生,他們常常把過去放在嘴裡,比較現在,比較你我,
而我,或許也包括你,常常不以為然:那是你們過去的人生。
我們聽,彷彿書裡的劇情,腦海裡顯現著戲劇裡的場景,幻想遙不可及的影像,無法和現今重疊的古老回憶,不屬於我們的社會、環境、生活,
好久好久以前………..古老的未確知童話………


剛成為正式醫生的她對著我們說著她的心情,面對一日間死去得四個病人和弔詭的四周人群,
最困難的,是身為醫生卻無能為力的看著病人死去,無法給予任何幫助的苦澀,學校沒有教過,
醫生世家的親人們,從偉大的醫師倫理,照護病人懸壺濟世的道義,轉變成只有飯局、相親,還有『為自己』,
她想幫助五號病人,減輕病痛尋找不知名的病因,走到人生的最後,
五號病人,對醫師說著他無藥可救的莫名病症,探索過去、現在、未來和死亡前的最後,

並不是追尋所有的過去,都可以找到答案,
尋找≠解答,事情會有結果,死亡也是一種結果,
從台灣跨過半個地球,穿越歐亞大陸,停留在任何一個可能與自己前世今生的相關性裡,
我們都和五號病人一樣,尋找自以為相關得足跡,
天,樣;月,一樣;雪,一樣;光,一樣……
不一樣的是時間,不同時間裡,空間轉換著會移動、死去的人物,
水晶球看到的…是渾沌不明,疑慮的心摻雜著渴望,心裡有個結~期待解開糾纏的結,會得到預期的結果!
人呀!人的弊病就是預期—辛勤的人,不一定會得到期待的收穫;懶惰的人,不見得完全落空。
人們不斷追尋,在茫茫世間尋找出口--- --- 宣洩!只是為自己開闢一個『合理』的窗,安慰自己期待『答案』的心靈。

五號病人的故事,引出與他在旅途中相關的人的故事,
江紅不斷巡迴的夢,醒來看著左邊的窗---陽光照入,打開冰箱---拿出果汁、土司、奶油、蛋,打蛋進入煎鍋的那一剎那---驚醒。
像不像,我們毫無變化的單調生活?一成不變的生活,彷彿不斷循環的夢境,每天自床上醒來的同時,又彷彿夜裡躺上床睡覺做的夢。
平淡,靠自己打破,從每一天改變某一個行為開始;
人生,那樣平淡無謂,一成不變的循環生活,機械化方式僵硬,日復一日,年復一年,直到有一天瀕臨死亡之際,才嘆氣…毫無意義。

諾曼第城堡裡的那湖,叫做「看到自己」,它引導著需要它的人,看見自己的心,那個埋藏在心裡面最最最身處的印象。
五號病人尋找答案的最終,屬於畫裡顧香蘭和伯爵的最後,
江紅埋藏在心裡,深深烙印無法抹滅的血痕,關於六四、關於小伙子、關於傷心的一切,暈染成一片鮮血般的紅,斷不了的聲音。
顧香蘭漠然的看著自己,沒有未來的飄渺,不知所謂的法國生活,淡淡然的衰老,那個年老的自己。
她的愛,消失在王德寶的墜樓裡,淹沒在陌生的法國鄉間,迷失在巴黎絢爛多彩的生活中;卻也一點一滴的累積在伯爵關愛裡,總管夫妻的照顧裡,
我相信愛和恨是相對的,因為愛了~所以恨的無法遺忘。
何苦來哉,用1/4輩子的時間恨,復仇之後卻用了1/2輩子的時間悔~應該是愛吧!

創作者介紹

戳破,眼角膜吧!

stran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