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電影台回憶,似乎比較容易從中找到認同的答案,

妹子說,明明九把刀很矯情的跟林育賢說一起加油,但是偷偷把"那些年"的上映時間提早,搶走了很多票,為什麼你都不支持一下"翻滾吧!阿信"?

兩者選一,一直不是我對電影的論調,我是個只要我願意,就算少吃兩餐,兩片都看也無妨的人,

但是我先選擇看阿信,不是因為我比較支持宜蘭人或者林育賢的純樸,而是"體操",

"翻滾吧!"一定不會賣贏"那些年",早就確定了,一個是屬於大眾化人口的回憶,一個是屬於小眾化人口的緬懷。

台灣的體育人才有多辛苦,一般人不會明白,林育賢光為了練體操的哥哥,拍了兩部片,我就感動的痛哭流涕了。

小學二年級開始選秀,要個子小,還要夠靈活,不能太胖的孩子,

八九歲的孩子,老師說一是一,說二是二,小小孩要壓筋練劈腿,要倒立幾分鐘到幾十分鐘練臂力,要一天兩次兩百個仰臥起坐練腹部(小孩子不能說練腹肌,但是真的後來有腹肌),翻來滾去、跌來摔去,

當年最早離開體操隊的身高超過一百六,我算是中間離開的還有號稱一百六,當時的隊長~前幾年在路上看到她,真的事小小一隻應該沒有超過一百五吧!!當一個運動員真的不容易,小朋友們在操場上玩樂的時候,看著我們跑操場、吊單槓,別人放學回家寫功課玩遊戲,我們繼續在體操教室裡拼兩百個仰臥起坐、一百個鯉魚百尾,翻上幾十個空翻,轉上N圈單槓,走上十幾趟倒立走路,最後還是用倒立做為結束。

電影裡面的孩子和阿信,或參與了大型賽事,或從小練到大,記憶所及的短短兩年,我卻沒有忘記過有多苦,

跟同學之間的關係,跟隊友之間的情感,跟家人之間的衝突,跟老師之間的對立,小小孩的那兩年好像沒發生過,卻又鮮明深刻。

體操練到最後,妳想幹嘛?! 那兩年在我第二次從高低槓上飛出去之後,老爸和老師這樣問我。

成績大退步就算了,摔了兩次大難不死,妳的體操項目已經被侷限在地板操了,最拿手的平衡木和高低槓都無法克服恐懼,還要繼續嗎? 挨罵的小孩,任性的脾氣,一心一意的想,罵什麼罵呀!! 要我練體操的也是你們,要我不要退的也是你們,現在要我不要練的也是你們,你們知道那很辛苦嗎? 你們知道要放棄很不甘心嗎?

後來美麗的女教練去當空姐,好隊友們面對愈來愈多的操練和壓力陸續退團,突然也覺得沒什麼好玩的了!! 成績拉不回來會挨揍,那就不要練體操了,那年我們一群乖寶寶,瞞著家人跟成績吊車尾的隊長去他家烤肉,從此隊長被一竿子的眾父母們列為壞孩子。

她還是很堅持的繼續操練,參加比賽,國中畢業以體操成績進了北一女。但她不太喜歡讀書,卻讓她進了北一女,隊長後來沒有在體操界發光,跟阿信一樣差點成了小太妹,這都是後來聽學校老師說的。

專科的某一年,在小學校慶的會場遇上她,事實上從她被列為壞孩子之後,我們就不再說話,甚至我根本忘了她的名字,卻在那個當下忍不住去找她,

她說,我記得妳呀!! 從小到大妳都沒變過。現在呀! 在工廠做女工囉! 朋友們都散了,我真的不是太妹,跟他們混在一起,好像不變成他們,我沒辦法順順利利的過日子。北一女一學期還沒念完我就滾蛋了啦! 那裡我怎麼待的下去,就算用體保生的身分,成績還是要有一定的水準呀! 台灣的女子體操一直都那樣,我怎麼可能繼續往上,用體保生的資格進大學。

斷斷續續的對話,我不太記得了!!

看到阿信在電影裡的獨白和感觸,我突然可以理解隊長當時的心情,

在心裡面吶喊,可是我不是太妹呀!!! 但是離開了體操,我還能做什麼?!!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tranger 的頭像
stranger

戳破,眼角膜吧!

strang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