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雀

你高傲的站在枝頭時而舔著你的羽毛或者就這樣遠望,我站在遠處靜靜的看著,

不管何時何地,隨時就像此時此刻的如此這般,

你是知道的,卻始終是這樣遠遠望著,望著遠方,不願回身。

 

是的,我累了!

有那麼幾次我累的無法看著你,轉身望向遠端的他處,也悄悄的走遠,

 

總又不捨的回過頭,深深的吸了一口氣,緩緩吐出,

有那麼一小段時間曾意識到,無論如何你都只會看著遠方枝頭上那些的其他,也不可能低下頭看看的渺小的我,

曾問自己為何這樣堅持,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那樣喜歡你,

 

這只是單純的像我以為的那樣,我也想相信自己可以好好的喜歡一個平凡的如此單純的人,一直這樣喜歡著吧!

如此而已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tranger 的頭像
stranger

戳破,眼角膜吧!

strang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